当前位置: 钦州桂风网首页 > 驿站传书 > 正文

李大师的“忘情水”

来源:凯风网  时间:2020年01月03日 18:28

曾几何时,刘德华的一首《忘情水》红遍大江南北,痴迷了多少男女。在中国小说、戏剧、演义故事中,就流传着一种非常神奇的用中草药提炼而成的秘制“药宝”——忘情水,一个人一旦服用了它,哪怕一点点,就会七情皆无,情思顿空,飘飘成仙。邪教主李洪志就一直忽悠、洗脑弟子说:修炼大法必须要“去情”,“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,才能上层次,才能达到最高境界”、“才能最终达到圆满”。说白了,就是教唆弟子喝“忘情水”,从而达到其从肉体到精神控制弟子、任其摆布蹂躏的险恶用心。下面,就揭一揭李大师推销“忘情水” 面具下的丑陋相、自私心。

对亲生母亲的“忘情”,就是大不孝。中国人向来崇尚叶落归根,人老回乡,十分重视桑梓之地。李大师的母亲卢淑珍,如今己是垂垂老矣,快要入土之人,思乡之情与日俱增。前些年她跟着儿子李洪志到了美国,表面看一日三餐,锦衣玉食,可老人这么高年岁,哪有享受这美味的胃口?人老了,精神寄托是第一位的。毕竟故土难离,估计她老人家早已不知多少次梦回老家,早已不知多少次与李洪志唠叨此事。偏偏现实是如此残酷,不孝子祸国殃民,到处骗财骗色骗人,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一个卖国贼回家只能依稀在梦里。知子莫如母。她知道儿子所说的“圆满”是胡扯,更是扯淡。母以子贵,要不,卢母有如此“神通”儿子怎么也得优先“圆满”呀。每念及此,白发苍苍的卢淑珍又是何等的落寞与孤寂,又有多少怨恨和愤懑诉与何人听呢?只能暗暗在心里责骂儿子无孝德、无孝心,害得做娘的也陪着漂泊海外,客死他乡,多么凄惨凄凉啊!

对掌上明珠的“忘情”,就是大不爱。李大师的掌上明珠李美歌是其唯一的女儿,其身份的娇贵不言而喻。从常人看,早年间李洪志是特别疼爱、特别喜欢、特别宠幸这个女儿的。一个时期,李大师十分刻意打造女儿,吹嘘成了“神女”,有“特异功能”,“悟性”很好,“慧根”很深,开了“天目”,并大言不惭说“我的女儿是我的师父,生在我家是来向我传功的,比我的功高,她是佛转世,我也是佛转世,我是比她低几级的佛”。捧得越高,棒杀得越重。如此“佛女”有谁能供养?如今已是芳龄30大好几仍是形单影只。“大师”女儿也愁嫁,其实原因很简单,常人自是不般配,毕竟常人在“大师”眼里就是垃圾,有如此“特异功能”的“佛女”只能门户当对嫁“佛郎”,而佛郎还在佛胎里未出世哩!爱孩子,连母鸡都懂的事,可如今李大师自顾自天天快活林,哪顾得上“佛女”这些“烦心”事呢。

对精进弟子的“忘情”,就是大不义。对精进弟子的忘情,就是大不义。中国向来是礼义之邦,讲“礼、义、仁、智、信“,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。如果没有当初众多精进弟子的“两肋插刀“,无怨无侮,死心踏地追随,李大师哪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呢?过河拆桥,好了伤疤忘了痛,最令人不齿。林逸明是李洪志的亲信和金主,其家族平均每年都要向法轮功捐出上百万元之巨,李洪志视其为各地法轮功负责人中的模范人物;有法轮鸳鸯之称的原日本《大纪元时报》记者肖辛力和其丈夫佐藤贡正值壮年却患病早逝,他们夫妇俩可谓是法轮功骨干中的骨干……唉,一个个骨干老去死去,试问“李大师”曾有半点怜惜之心,曾有半点相助之力,大师你当年三巴掌拍平一个罗锅的神力,为什么不能在这些骨干身上灵验一下呢?就灵验一人,行吗?大师你一直在忽悠宣扬圆满说,把“得道圆满”,成为神仙说得神乎其神,就让这些骨干圆满一次吧,哪怕圆满一人,好吗?

李大师“为圆满而去情去欲”这一秘方酿制的“忘情水”,实质就是“祸害水”、“夺命水”,是其一手精心炮制的诓骗世人的一副精神枷锁和鸦片毒剂,谁服谁遭殃,谁服谁必将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!善良的世人,当警醒!失足的弟子,该醒醒!

桂风起
桂风网
双微平台
m.guiwind.com